梦游书

八方苦雨正好煮了,温一壶除夕酒跟意义干杯。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七)

     

*快写完了,真的马上要到谈感情的戏份了,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睛啊!

*这里前文

    

【同归】

    

41。

  

叶修点了一根冷烟火,扔到玉台之下。

白亮的火光之中,那些吸血藤畏畏缩缩地躲闪了两下,不死心地想继续抽枝。然而藤枝触碰到玉台的那一瞬间,又迅速缩了回去。

“活蛊是在下在血里的,”叶修叼着手电,又擦亮了几根冷烟火陆续扔下去,声音含糊地传来,“这东西饮蛇血,估计也成了蛊。”

低温火苗吐着炫目的白光,那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六)

*年轻真好啊,想谈恋爱

*这里前文


【同归】


39。


我脑子一空,直到被叶修抠住肩膀一把扯开,这才回神,却又一个趔趄,摔在一具扁棺跟前。

电光火石之间,身后已经响起枪声,一具断成两截的蛇尸砸落在了我的手边,冰冷腥臭的蛇血立刻溅满了我的小臂。

我顾不得脏,下意识抬头——

却见我们头顶的弱水之中,不知道何时已经游满了活蛊!


这样的场景太过于震撼,看得我头皮一炸。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五)

   

*对不起,谈感情谈失败了,那就再跑一会儿剧情吧

*这里前文

   

【同归】

      

35。 

 

——死同穴。

我听得心头一跳,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。

我们要死同穴的机会,实在是太多了,可生途还长,谁会想去求什么求的死同穴呢?

何况死同穴前面还有一句话,太过缱绻旖旎,隔在我们中间,仿佛不管什么时候说,都显得太不合时宜。

 

我心情复杂,避开他狭促眼神,目光越过他的肩膀,正要往前走。

这个时候,只见寝陵四角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四)

   

*都让让,让让,我要开始谈感情了!

*这里前文

    

【同归】

   

32。

  

石门升起的速度缓慢,叶修等得不耐烦,径直弯腰钻了进去。

我又望了一眼墓门两边的那辆尊石像,女人面孔上一成不变的笑容,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“蓝河你快过来,”他在沉重的墓门后面扬声喊我,“这门不对劲。”

我吓了一跳,只见石门升到一半,竟然又开始下降。便连忙抬手拔掉锁孔之中嵌着的古玉,闪身下来就地一滚,就从那半人高的空隙里钻进了墓室。

这一下惯...

—— 【林方】【盗墓paro】其言也善(一)

*百度百科流盗墓背景

*姊妹篇


【其言也善】


一、寻龙


林敬言站到窗边,点了一根烟。

约他的人还有一会儿才来,这是间新开的茶室,古色古香,装修很精致,散发着茶香。他在二楼,顺着窗户往下看去,光被电线割成一道一道的缝隙。那缝隙之下有个年轻男孩,看上去年纪不大,或许比他的学生还都小一点儿。

男生坐在花坛的护栏上,伸着长腿,大喇喇地靠着,路过神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三)

*我流盗墓背景,不吃瓶邪,没看过鬼吹灯,没看过勇者大冒险,也没看过火影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这里前文


【同归】


30。


石阶表面凹凸不平,镌刻着蛇的浮雕。

我们一路往上走,一路仔细观察,发现它们首尾相连,紧密地缠绕着连结在一起,和我的古玉上纹刻着的那种雌雄交尾的蛇图腾,又不太相同。

“这是长生纹,”叶修咬着剩下的小半根烟,深吸了一口,“头咬尾个连个的,丑成这样。”

——长生?

登山靴鞋底很厚,踩上去一片平整,完全感觉不到石阶表面的纹刻,我忍不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二)

*我流盗墓背景,不吃瓶邪,没看过鬼吹灯,没看过勇者大冒险,也没看过火影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这里前文


【同归】


27。


这种活人填棺的仪式,一时间看得我瞠目结舌。

这是……殉葬?还是活祭?


我突然想起,那本古籍上曾提到,南诏公子的爱人就是为他殉情而死的。

难道这位年轻人就是他的爱人?

可是如果棺材里已经安置了公子的遗体,按照惹拉族人重死轻生的传统,又怎么可能让活人来直接填棺呢?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一)


*我流盗墓背景,不吃瓶邪,没看过鬼吹灯,没看过勇者大冒险,也没看过火影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端午节快乐!
   

【同归】
    

25。

——血?

我和叶修对望一眼,彼此心下都没有定论。按理说,这是座千余年前的古墓,就算当年修筑陵墓的人采用了血作为这些壁画的颜料,但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,这墓里不可能还存在能够流动的活血。

我握着手电,走过去仔细端详石壁,才发现那些壁画原来都是阴刻的,随着笔画,在石壁上凿出了一道道凹槽,外面还嵌着一层透明的琉璃,紧紧压着那些凹槽,共同构成一个个半圆柱形的小管道。

而眼下,那些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十)

    

*我流盗墓背景,不吃瓶邪,没看过鬼吹灯,没看过勇者大冒险,也没看过火影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这里前文

  

【同归】

   

23。

 

这些守墓灵,来也快,去也快,我们一时间不敢放松警惕,端着枪仔细环顾四周,确定它们已经消失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我捂着小臂,血已经把指缝里渗得一片黏腻,伤口并不深,但是纵穿手臂,红肉外翻,显得十分狰狞。

“行啊小蓝,”叶修抽出绷带,拉过我的手替我包扎,“还能镇鬼驱邪?看来回去要把你供起来才行。” 

生死关头,他还有心思开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九)

*我流盗墓背景,不吃瓶邪,没看过鬼吹灯,没看过勇者大冒险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上周作业太忙,接下来恢复正常更新,这里前文


【同归】


21。  


那种声音非常喑哑,像是撕扯着生锈的嗓子,从喉腔里逼出来的一样。说是笑声,其实也不太准确。

我一阵胆寒,连忙四下环顾,只见墓道之中依然黝黑一片。叶修却一把兜灭了火把,冲我作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一时间,只剩我手中的手电冷光幽幽,衬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八)

*我流盗墓背景,没考据也反科学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争取日更,这里前文


【同归】


19。


我醒过来的时候,头痛欲裂。

好几个小时的深眠,把思维搅成了一团杂乱的棉絮,像是有谁拿着一把磨钝了的榫头,正软绵绵地往里凿。

——叶修呢?


我惊惶地睁开眼,却看见叶修正坐在我身边,眯眼望着我。

“醒...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七)

*我流盗墓背景,没考据也反科学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争取日更,这里前文


【同归】


17。


画面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。

所有晃眼的光芒,在一瞬间熄灭了下去,转眼之间,墓室之中已经平静如常,仿佛刚才石壁上影映出来的金戈铁马,都只是一场梦境。而那支来势汹汹的箭,到底有没有命中目标,也已经不得而知。

我刹那间回过神来,突然意识到,刚才石壁上映照出来的...

返回顶部
©梦游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