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书

八方苦雨正好煮了,温一壶除夕酒跟意义干杯。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四)

    

*我流盗墓背景,没考据也反科学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争取日更,这里前文

    

【同归】

     

11。

 

活蛊。

这玩意儿我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,可是现在,它却能清晰地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。

这种邪门的东西,分明就是那本古籍上仔细记载了的。

 

半年以前,叶修从我手里取走了古籍拓本,并开始着手翻译工作。

他虽然知道来路,也能找到翻译途径,但是这种纳西文字毕竟太过晦涩,以至于他花了整整半年时间,才基本还原了书中所记载的内容。

最后发现,这本书里描述了近一千三百年前,南诏与吐蕃的一场战役。

那是唐朝中期,天宝年间的事了。吐蕃与南诏对抗唐王朝的联盟初步崩裂,边境战争蓄势待发,有一位工于谋略的南诏公子,领兵来到在北疆的崇山峻岭之中,以期对抗吐蕃的侵犯,也是在这里,他发现了与世隔绝近百年之久的,那种神秘而独特的纳西文明。

纳西族人们——或许已经不能称作纳西了,这本古籍的编纂者在书中自称惹拉,“拉”在他们的文字里是“儿子”的意思,而“惹”,则是他们的主神——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奇妙的世外桃源,他们拥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,拥有自己的社会系统,自给自足,与世隔绝。

南诏公子来到这里,替惹拉族人们带来了外界的消息,并被这一族人奉为座上宾,两年之间,公子与他们同吃同住,并在这里有了一场浪漫的际遇,找到了命中注定的爱人。

后来,战争爆发,公子带领着他的士兵们,在战乱之中为惹拉一族守卫家园,最终在书中所记载的那场战役之中身死。

那之后,南诏归顺大唐,借助天朝的力量平息了战事,这片彩云之南的土地,也终于回归了和平安宁。

但是公子永远埋骨在了青山之外,公子的爱人,后来也为他殉情而死。

 

老实说,这个故事有点惹人唏嘘。

古籍的编纂者显然有意把这位南诏公子描绘成传说般的人物,文中对他的死亡,描写得格外悲壮,并且带有神话色彩。

我曾经问叶修,既然公子的夫人为他殉情而死,这个墓穴会不会是一座合葬墓。如果是这种情况,合葬墓起尸的可能性非常高,墓穴里面的情况可能又要复杂一些。

“有可能,”叶修合上手里的译本,“不过,书上并没有仔细记载。”

公子的陵墓,也是南诏人和惹拉人共同修筑的,惹拉族人为了感谢这位恩人,在公子墓的修筑过程中多有出力,并且在这里施下了神秘的咒法,以期这位英雄在百年后能够复活。

 

古籍的记载到此就戛然而止了。

那个所谓能起死回生的咒法是什么,公子墓中又到底有哪些诡关机巧,编纂者并没有详说,只给后人留下一个类似于暗号的陵墓地址。

紧接着,书中话锋一转,转头描述起了一些惹拉文明的独有风情。

这其中,就提到了雌雄双蛇,是这一族的婚嫁图腾,也提到了活蛊,这种令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东西。

老实说,这部分内容其实更让我感兴趣。

我国的西南地区,自古多蛊,惹拉人信死不信生,他们坚信死亡才是人生意义所在,死才是生真正的开始,惹也是死亡的神。

根据书中记载,所谓活蛊,死譬如生,死即是生。这种奇特的蛊虫,能够寄生在宿主体内,把蛊虫和宿主变成一种奇特的共生体,都死了,却也都活着。

“类似于你爱看的那些末世电影里的丧尸,”叶修啧啧称奇,“但是比丧尸高级多了,这鬼玩意儿还有自我意识,要是能被人养出来,真是不得了。”

死物不必维系生命,不知惧怕,没有弱点,而活物拥有自主意识,能够有计划,有目的地执行任务,死与生的优点,仅靠一只小小的蛊虫,就能完美地糅杂起来,造出这种怪物。

死着活,这个说法听起来匪夷所思,书中的描述也十分含糊,一千多年前的中国,先民们到底掌握了哪些超自然,反科学的能力,我们现在已经不得而知。

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受月相影响,农历十五日,活蛊的活跃程度是最高的。

 

比如这些蛇。

 

12。

 

我们已经在墓道中行走了三天了,这些蛇蛊直到现在才显出踪迹。

零点才过,农历十五的月相饱满,墓壁之外,蛇的数量似乎还在增加。

它们窸窸窣窣游动的声音如同密雨,不断砸进耳膜,听得我一阵心悸,背上不断渗出冷汗。

 

“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人,”叶修叩了叩枪管,低声说,“你发现没有,它们的目标并不是我们。”

我这才留意到,这些蛇的肢体扭曲凌乱,游动速度也并不快,但它们并没有向我们这里汇聚过来,反而都在沿着墓道的走向,朝着东北方向行进。

东北方,就是我们来时的方向,一想起这三天,我们都是逆着这股蛇流在行走,我的头皮就一阵发麻。

这个诡异的鬼打墙,到底还要困我们多久?

我的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,下意识地抠住叶修的肩膀。

“你怎么了?”他浑然不觉我的紧张,回头望了我一眼,一边抬枪指了指头顶,“看上面。”

我朝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,墓道的顶上什么也没有,一片整实的砖壁,因为年代久远,已经有些微微泛褐。

但只这么一个瞬间,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 

两边的墓壁上,甚至我们脚下,都有活蛊在游动的影子,只有墓顶毫无异常。

眼下这种情况,毫无异常,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异常了。

这一路上,我们重点搜寻了两边墓墙,希望找到暗门和耳室,但都一无所获,那么墓顶,会不会就是走出这个鬼打墙的关键?

叶修端着手中的霰弹枪,望了我一眼,我冲他点点头,彼此已经心下了然。

他朝我吹了个口哨,做个避让的手势,旋即抬高枪口,“轰”地一声,子弹出膛,往斜前方的墓顶径直撞去。

FRAG-12高爆弹,火力十分悍猛。这一枪扎扎实实地打到了墓顶上,我只觉得耳中一片轰鸣,耳膜几乎要被震裂,仿佛又只在霎时间,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音紧接着传来。

我还来不及反应,只听叶修吼道:“快跑!”

他抓住我的肩膀,把我往边上一推,这一下冲力太大,我被推得一个踉跄,下意识就地一滚,烟尘在一瞬间就铺天盖地漫过来了。

我心下一片惊惶。

——他这一枪,竟然直接把墓道的上顶轰穿了!

 

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我猝不及防,被烟尘呛得喘不过气来。

等到把口中凌乱的灰砾沫子咳尽了,再抬起眼时,只见墓道顶部,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。

从底下望过去,黑黝黝的一片,正不断涌进来幽寒的冷风。


—待续—

      


评论(18)
热度(82)
返回顶部
©梦游书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