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游书

八方苦雨正好煮了,温一壶除夕酒跟意义干杯。

—— 【叶蓝】【盗墓paro】同归(三)

    

*我流盗墓背景,没考据也反科学,很多私设,不要较真

*争取日更,这里前文
    

【同归】 
      

08。
    

有鬼?

这是我的第一反应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叶修已经飞快地扯住我的手,带着我就地一滚,滚到了墓道的另一边。

蜡烛陡然熄灭,和枪声响起几乎在同时。

整个墓道里震天一响,紧接着一片死寂。

我回过神来,看见我的搭档正握着他的伯莱塔,冲我做了个噤声的口型。

 

人点蜡,鬼吹灯。

刚刚是什么东西在吹动蜡烛,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蜡烛既然已经熄灭,就说明这条墓道里,的确不干净。

至少,没有看上去那么干净。

我惊魂未定地屏住呼吸,抽出手枪来环顾四周。墓道里依然什么都没有,硝烟气四散,只剩火把燃烧的声音。

但我的听力向来异于常人,很快就敏感地察觉到,似乎还有一种更加微弱的声音,藏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下。

我眯了眯眼,侧耳仔细分辨了一番,果然听出来——

是气流声。

 

风,这是墓道里一直都有的。

这条墓道太长了,正因为有空气不断对流,才让我和叶修得以确认,它的确是存在出口的。可是之前的风几乎没有流向,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,让人只觉得凉意弥漫,却摸不清来路。

但此时传进我耳中的声音,却十分有序,仿佛有若干股小小的气流,甚至不能称之为风,正缓慢地渗进墓道里来。

“蓝河,”叶修古怪地跺了跺脚,突然说,“你发现没有,这风,好是从地面吹上来的。”

 

他这么一说,我只觉得一股冷意,正顺着脚踝往上爬。

那感觉很微弱,但是稍稍定神,觉察出来并不困难。

这些气流,正就是从地面涌上来的。

火把还在熊熊燃烧,光线很充足,低下头,可以清晰地看到地面是实打实的整砖,紧密结实,毫无缝隙。

只这么一眼,我的冷汗就要下来了。

风是从地底吹来的,且不说地底哪来的空气对流,这墓道的地表根本没有缝隙,它怎么吹进来的??!!

我环顾四周,又突然发现一个更加诡异的事实——

明明叶修才开过一枪,可是那一边的墓壁上,竟然一片光整,根本就没有留下弹孔!

子弹难道没有打中?

这不可能,伯莱塔92F式手枪,精度非常高,况且叶修的枪法精湛,说是百步穿杨也并不为过,这么近的距离,伯莱塔的火力,怎么可能毫无痕迹,除非子弹莫名其妙消失了。

我心头一阵发麻,忙扯住叶修的袖子,示意他留心我的新发现。

——地面没有缝隙,风却能吹进来,子弹射了出去,四周却没有弹孔。

这条墓道……

 

“鬼打墙。”叶修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他把枪别回去,脸色有点难看。

“我们走了三天了,”他扭头问我,“你留意到这一点了吗?”

 

09。

 

如果三天前,有人告诉我,我和叶修这两个下过无数斗的老油条,会这样一条看起来完全无害的墓道里,被鬼打墙困住整整三天,还无知无觉。

我一定会觉得他疯了。

可是现在,事实如此。

这是一条笔直的墓道,三天以来,我们一直在沿着西南方向直行,一路上没有拐过弯,这条墓道也不存在任何弧度,如果是鬼打墙,那视觉错点又在哪里?而且现在,我们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鬼打墙了,然后呢?

没有办法。

我甚至觉得,这个情况根本不能叫做鬼打墙,这条墓道的情况,与任何一个容易发生鬼打墙的地方都不一样。

它并不空旷,也并不是环形,不存在能让我们因为自传偏向力而一直绕圈,走不出去这种情况。

那么按照速度计算出来的三百公里,我们真的走了这么远吗?如果没有的话,这三天,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往前行进?

如果沿路返回,会不会又是三天三夜?

 

情况非常棘手,一时间,我和叶修谁也不敢放松警惕。我把我的勃朗宁紧紧握在手中,心跳不断加速。

“小蓝,”叶修一手举着火把,另一只手伸过来捏了捏我濡湿的手心,突然没头没脑地说,“不是吧你,怕成这样了?”

这是我们俩常做的一个动作,我不会说话,很多时候,肢体接触比单纯的语言更能够表达安抚。

在我们经历过的那些生死危机里,也经常因为各种匪夷所思的险境而失散,曾经我一个人在尸阵里被困了整整一个礼拜,又或者肋骨断裂,戳进肺里,而因为没有痛觉,自己还无知无觉。每次他找到我,或者救下我,我们重逢的时候,他都会下意识地捏捏我的手心,像是安慰,也像是确认彼此就在这里。

算年纪,这位师叔也不过年长我五岁而已,但他似乎什么都懂,奇门遁甲,八卦五行,还精通各种古怪的文字和早已遗失的文明。虽然平时看上去不太正经,但在斗里,没有人比他更可靠了。

我用口型告诉他,我并不是害怕,而是人在这种情况下,难免会有这种生理反应。

他眯起眼睛,揶揄地笑了笑:“怎么样,现在不怕了吧?”

我知道他是在打趣我,好让我快些冷静下来,于是只能从背包里摸出一支手电打亮,叼在嘴里,朝他投过去一个无奈的眼神。

“想想怎么出去吧,”他收敛起笑意,眯了眯眼,抽出自己的霰弹枪来,“这条墓道恐怕还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

子弹上膛的声音利落清脆,在幽静的墓道里显得格外明显。

不知道还有什么危机近在眼前,墓道两端都是浓雾一般的黑暗。但我的心绪已经比刚才平静了许多,握紧了手中的勃朗宁,正要戒备,又听得一阵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,不远不近地传进耳中。

叶修还在整理他的装备,似乎并没有察觉。

我于是循声望过去,顿时头皮一麻。

——只见他身后,青砖砌成的墓壁,不知道什么时候透出了晕光,缓缓呈现出琉璃瓦一样的半透明质感。

而墓壁后面,有什么东西,正极其缓慢地游动着!

 

10。

 

如果可以出声,我一定已经叫出声来了。

那是蛇!

无数的蛇,吐着血红的信子,在墓壁里窸窸窣窣地游动。

墓壁在火光的映衬下,霎时间成了一堵巨大的影壁,将那些蛇影明明绰绰地显现出来。它们摆着蛇尾,蛇身扭曲成诡异的弧度,数量多到让人头皮发麻。

紧接着,不只是叶修身后,就连另一边的墓壁,还有我们脚下,都发出了这种古怪的,琉璃一样的微光。

我连忙拿手电一照,目光所及之处,全是蛇,看不清是被砌在墙里,还是被隔在墙后面。

叶修显然也已经发现了这一点,拿火把一照,光与热挨近墓壁,那些蛇像是感到害怕,飞快地游了开去。

“他们怕光,”叶修低声说,“是活的!”

 

刹那间,我的脑海里乱成一片。

这座古墓,至少也有千余年历史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活蛇?!如果它们是被砌在墓壁之中的,供它们游动的介质是什么,又是什么让它们得以存活千年?

如果它们是被隔在墓壁之外的,那这条墓道,到底是修筑在哪里的?!

干我们这一行,见过的反科学的事太多太多了,我无法确定这到底是鬼打墙之下的幻觉,还是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眼前,一时间紧紧握着枪,连动也不敢动。

这时候叶修却突然碰了碰我的手臂,没头没脑地问:“我们进来多久了?三天?”

 

三天了。

三天前的午夜,我们踏上这条诡异的墓道,走来一路平静,平静地甚至令人心慌,而现在,这种粉饰的平静终于被打碎了,像是漆黑的帷幕正被缓缓拉开,谁也不知道浓厚沉重的幕布之后,到底隐藏着什么。

我正警惕地望着那些蛇,听见他这么问,一时反应不过来,只疑惑地偏了偏头。

他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,又抬头望着我,目光在火焰下晦暗不明。

“已经过了零点,”叶修肯定地说,“今天是农历十五了。”

 

他的话才出口,我已经反应过来了。

农历十五……

农历十五!

我顿时一阵悚然。

——这些蛇,难道都是……活蛊?!

   

—待续—

     

评论(28)
热度(83)
返回顶部
©梦游书 | Powered by LOFTER